二女一杯

二女一杯

初则饮酒过量即觉胸间烦热,后则不饮酒时亦觉烦热,遂至吐血。且凡呕吐者皆气上逆也,石膏末服,其石质之重坠大能折其上逆之气使之下行,又有梨片之甘凉开胃者以辅之,所以奏效甚捷也。

至大热退后,脉象犹数,遂重用玄参二两以代石膏,取其能滋真阴兼能清外感余热,而又伍以潞参、连翘各五钱。证候形状瘦弱已极,周身灼热,饮食少许则恶心欲呕吐。

 其脉左部较前和平,右部则仍有浮弦之象,仍然不能饮食,心中仍然发热,然不若从前之恶心,此宜用药再清其胃腑必然能食矣。其司知觉之神经为脑充血所伤,是以精神短少。

今已四日,屡次服药亦皆吐出,即渴时饮水亦恒吐出。尝细验天地之气化,恒数十年而一变。

或问川芎为升提气分之品,今其头疼既因肝胆之热上冲,复用川芎以升提之,其热不益上冲乎? 效果将药连服三剂,余热全消,心中亦不复怔忡矣。

宜治以大剂白虎加人参汤。其两尺不实者,下焦之气化不固也,因下焦有虚脱之象,是以冲气易挟胃气上冲也。

Leave a Reply